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正版图库 > 内容

200元白手起家赚到358亿 如今祝义才的雨润欠债百亿

时间:2017-04-05 15:31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20多年前,雨润食品的创始人、原董事长祝义才白手起家,通过收购50多家破产或濒临破产的国有屠宰场和食品厂发家,并在2005年成功推动雨润食品在香港上市,使其一跃成为食品工业领域的龙头老大。

  2011年以前的雨润,一直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,总资产最高时达358亿元,位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9位。2012年,国内最大的屠宰企业正是雨润,当时雨润的屠宰产能便已经达到4845万吨,屠宰量达到1450万头,而当时双汇屠宰量在1000万头附近。

  并且,故事也正是从2012年发生了转折,一向野心勃勃的雨润,就在其处扩张的时候其业绩却开始断崖式的下跌。

  根据雨润食品2016年财报显示,2016年公司实现收入167.02亿港元,亏损23.42亿港元,总负债99.19亿港元。巨大的债务,让雨润食品在转型的过程中面临着巨大的压力,也许是由于船掉头,雨润食品营业额自2011年开始一直呈现逐渐递减的趋势,到2016年营收仅为2011年的一半。

  而雨润食品的创始人祝义才,他白家起家创业,从200元的农村穷小子到480万元的第一桶金,创立雨润食品,疯狂扩张最价亿万,祝义才用了近20年,而从辉煌到衰落仅1年时间。

  1964年,祝义才出生在安徽桐城一个农民家庭。此前的3年自然灾害,老祝家的3个孩子饿死2个,所以,祝义才自然就成了父母的掌上明珠。每年春节,家里好不容易吃顿肉,基本就让祝义才一个人吃。

  不过,祝义才十分懂事。当小伙伴蹲在地上玩溜溜球的时候,他早已开始《三国演义》。高二,祝义才的一篇《母亲》被作为范文当众,当班长念及祝义才小时候光脚没有鞋穿之时,全班女同学哭成一片。

  作为老祝家头一个大学生,七大姑八大姨脸上有光,齐心协力卖掉30多只鸡,最后给祝义才凑齐了50元的学杂费。

  大学时期的祝义才已是仪表,给他写情书的女生不下于5个。不过,祝义才情窦未开,就知道泡在图书馆,一泡就是4年。

  不过,祝义才第一个月工资刚拿到手,航运公司就倒闭了。想到考上大学那天,村里在村口连放3天鞭炮,祝义才没脸再回老家,他咬牙在合肥找工作,最惨的时候还和乞丐挤过三天桥洞。

  够惨了吧?不过惨的不止他一个。要知道,桐城可是安徽水产集散地,南来的北往的,都从那里拿货。台风一刮,大伙手里都没海鲜可卖了。

  祝义才一下有了主意,他直接敲开了一水产公司的大门“帮你搞定1000斤大虾”。老板嗤之以鼻,“别说1000斤,你能拿来200斤,我就1.5倍全要了”。

  祝义才连夜坐了42个小时的火车赶到广州。表哥一看祝义才豪气干云,“反正海鲜卖不动也干赔”,于是就同意先拿货,后付钱。

  正是凭着那1000斤大虾,祝义才赚到了第一个10万。此后他一发不可收,到了1990年已经赚到480万。

  不过,也就是在1990年,桐城做水产的泛滥了,大伙恶意压价,一斤龙虾最多能赚5块钱,一不小心就赔个底掉。祝义才心一横“不干了”。

  这哥们背个小包就旅游去了。此后一个月他把各地河山玩个遍,北到漠河,西到银川,南到三亚,正是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。

  那次他去九寨沟,一高兴多喝了两杯,迷迷糊糊回到酒店。一打开电视,就听到“肉食品市场供不应求”,祝义才顿时酒醒了一半“就它了!”

  可一盘算“光买设备就得花400万”,哪还有钱建厂?后来祝义才无意中听朋友说“南京对实业扶持力度大”,他将信将疑去了趟南京,结果一周后还真就拿到了罐头厂闲置的上百亩厂房。

  此后,祝义才下了血本,掏出自己的480万,并去银行贷了280万,一咬牙从美国引进低温肉制品成套设备。

  祝义才不,当听说老先生爱看越剧,他就陪着看了两个星期的大戏。老先生一高兴,晚上多喝了几盅。

  酒一喝,话就多了,老人家长吁短叹。怎么回事?原来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这老头的儿子不争气,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,还经常跟他要钱。

  一年后的1992年,雨润火腿问世。祝义才决定采用“农村包围城市”的打法,先从小城市的酒店和副食店开始发力。

  一是成立大客户部,专攻酒店市场。1992年8月,常州有家三星级酒店的老板主动找上门,“酒店刚开张,资金周转不开,能不能赊300斤?”祝义才痛快答应了“谁家没有难处?”

  没有想到两个月后,那老板生意却异常火爆,一个月的流水就达到80多万,南方老板很信风水“都是雨润火腿带来的雨水滋润啊”。结果半年后,常州90%的酒店排着队祝义才那里拿货。

  二是猛攻副食店。祝义才一次性招了300位业务员,分成100个组。每到一个城市,那300个业务员就跟蝗虫一样,一条街一条街、一个小区一个小区搞地推。

  当年11月,无锡一家副食品店结帐时,店主一不留神多付了5万元。祝义才得知后,亲自带着业务员上门退款。这事一传开,无锡城里500多家副食店一次性就打来100多万预付款。

  此后,祝义才决定集中火力攻下上海。上海人精明,会算小帐、细帐,祝义才的口号也非常对胃口“免费送产品,利润分文不取”。

  结果当晚,100多家代理一直把祝义才的大哥大打到没电为止。一个月后,1000多家代理商把雨润的大门都挤爆了,代理商纷纷扯着脖子替雨润吆喝。到了1996年,上海顺利被拿下。

  彼时的南京罐头厂如同一头疲惫的老驴,背负1000多万的债务,准备关门大吉。于是祝义才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,“收购罐头厂”。

  不过等1997年5月,祝义才带着收购小组进入罐头厂时,却被厂里1000多号员工拦下,

  

  

  七星高手心水论坛

  

  

  ,吐口水、扔鸡蛋“想钱想疯了吧!一个500多万的厂子就想收购7000多万的国营厂”,声此起彼伏。

  分分钟就会发生流血事件,祝义才不得以躲进旁边的鸡鸣寺。“你抢了职工的饭碗。”老道一语道破,“1442个员工一个不落全部接收”祝义才一声令下,现场立马一片欢呼。

  此后,祝义才收购上瘾,他先后搞定安徽阜阳肉联厂、四川内江肉联厂等25家濒临倒闭的国企,摇身一变,成了肉食大亨。

  2000年,祝义才吹响了多元化的号角,进军房地产、商贸等5大领域,并立下了一条规矩“三年收不回成本的项目决不去碰”。

  雨润规模一大,外资自然眼红。2005年,高盛、鼎晖、新加坡投资基金等3家巨头直接给祝义才包了7000万美元的大红包。

  当然用资本主义的钱是有代价的。据说,那是祝义才和国际资本的一次豪赌“如果雨润2005年的盈利未达到2.5亿,雨润必须无条件溢价20%赎回”。

  第一,精干的营销队伍。祝义才耗时13年建立了300多家办事处,并培养了一支2000人的销售队伍。

  最关键的是,他花了2000多万搞出一套CRM客服管理系统“每天一线销售情况、各地区当天的供货数量,生产部门一览无余”。

  第二,敢于向同行的插钉子。郑州市场向来是火腿肠的重镇,当地有两家知名厂家,居民口感偏辣,并喜爱略肥的肉制品。

  祝义才知难而上,以猪头肉、猪爪等为原料,先后推出了“京酱猪蹄”、“猪耳粒”等5个新品种,一举撕开一道口子。一年后,雨润在郑州市场的火腿市场就达到20%。

  第三,注重人才培养。雨润业务起来后,祝义才不愿意背负到同业挖人的,他宁肯花大力气培养新人,“能力是次要的,最关键的是肯与雨润一起成长”。

  不过,刚入职的大学生必须先下车间干4个月的活,与一线工人一起切猪肉、拔猪毛、洗肠衣。当然,4个月以后,就有机会到美国康奈尔等大学学习考察3个月。

  正是靠着“蚂蚁啃骨头,小店包大店”的策略,祝义才2年搞定华东,3年后打过长江,到了2004年就了全国。

  2005年10月,雨润一举募资22.7亿港币,成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。2006年3月雨润公布上市后首份财报“净利润达到3.6亿”,祝义才赢了,他身价直逼百亿。

  紧接着,祝义才又转向生猪屠宰业。2010年,他布局“333”发展战略在全国30个省会城市建设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;在300个地级市建设农副产品物流配送中心;在3000个县域建设农副产品种养生产。

  2011年以前的雨润,一直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,总资产最高时达358亿元,位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9位。祝义才也以8.8亿元财富登上《福布斯》中国百富排行榜。

  野心逐渐膨胀,祝义才似乎已经忘记当年自己说过的那番话

  

  

  国内Top8游戏公司出海战略布局差异性分析

  

  

  ,“为了把食品做好,其他不熟悉的产业,我们不做,靠投机的行业也不做。”

  志存高远,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诟病的。然而,就在祝义才沉醉于急速前进时,外表强大的雨润帝国,已经隐隐出现了危机。

  从2010年开始,雨润旗下的地产、旅游和物流业务频频,尤其是地产业务。在海南,计划总投资35亿元的旅游度假区,目前处于停工状态;在杭州,以4.4亿元价格卖掉的星雨华府项目,销售并不理想

  其主业雨润食品也被曝出安全问题。安徽某五星级酒店反应雨润火腿产品中出现铝卡和包装膜,雨润北徐公司遭举报,称该公司一批产品被检出含有瘦肉精残留

  当时,四川泸州市合江县佛荫镇中心小学部分学生,在食用雨润生产的火腿肠后感到腹痛、头晕而入院,其中20多人留院观察。

  这件事故涉及小学生食品安全,是零事件,导致雨润一蹶不振,不仅业绩开始下滑,公司现金流也出现了问题。主营业务不能再给公司带来正常的现金流入,同时,大规模的投资还在继续消耗大量资金。

  此外,祝义才精心布局上游产业也并不如所描述的那般光鲜。2009年,雨润在安徽省萧县永堌镇投资1.5亿元建设种猪养殖,计划每年出栏种猪2万头,部分种猪还将出口国外,每年可实现产值近5亿元。然而至今,厂房建好了,但听不见一声猪叫,也闻不到任何异味。

  2010年,雨润在省兰西县总投资3.5亿元,打算建设一个占地10万平方米的生猪屠宰场,预计2011年10月投产[创业网:,年生产规模是屠宰生猪200万头,每年可实现销售收入28亿元,可安排1500人就业。时至今日,兰西县的厂房已经建设完毕,厂房内却荒草丛生,并无开工迹象。

  萧县和兰西县只是一个缩影,雨润在辽宁、天津和安徽等地的食品工业园项目,目前都完全处于停滞状态。如今,雨润每年的生猪屠宰能力约为3500万头,但实际年屠宰量为1500万头左右。实际上,雨润上游产业背后暗藏着祝义才的“圈钱圈地”计划。雨润农业圈地选择的往往都是以农业为主、地处偏远的县城,在盲目追求政绩、求“资”若渴的地方面前,雨润总是以推动“农业产业化”、建设“全球采购中心”和“物流中心”等诸多名义,拿到大量廉价土地,连同优厚的补贴。

  据数据统计显示,自2005年上市以来,雨润共获得补贴近40亿元,累计补贴额占累计净利润比例高达46.38%。而这种依靠低价收地和补贴的盈利模式本身就不具备可持续性,同时,激进的多元化夸张已经逐渐为雨润的高负债埋下了伏笔。多年来,祝义才在这种特殊的商业模式上流连忘返,早已没有认真地问自己能为农业产业化做什么,问的只是农业产业化能为自己做什么。

  随着上游产业布局陆续完成,补贴也在逐步减少。2012年至2014年分别为6.18亿元、4.53亿元和3.38亿元,2015年前三季度只有0.89亿元。由于雨润主业亏损不断加剧,而补贴减少,导致雨润从2012年开始收入逐年跳水。

  在疯狂扩张了十年之后,雨润的发展模式开始受到资本市场的质疑。检察机关于2015年3月23日起,对祝义才执行指定居所居住的强制措施,意气风发的祝义才,似乎一下子被扼住了咽喉。尽管雨润有南京中央商场组成“内阁”,代行祝义才职能,但始终群龙无首,巨额资产的处置面临极大困境。雨润也曾尝试找融创中国和碧桂园“卖身”救赎,却最终无果。

  从2015年至今,雨润债务危机接连不断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5年9月末,雨润总负债为95.47亿元,短期借款为24.08亿元,其他应付款为44.20亿元,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2.99亿元;今年,雨润还有60多亿元的债务即将到期。庞大的雨润帝国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。

  20多年漫长的创业生涯,大起大落如梦似幻,一种悲凉的情绪时刻着祝义材。五十而知,曾经踌躇满志的祝义材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但或许他从来未曾料想危机来得如此迅速。

  如今,多米诺骨牌开始倒下,雨润曾经的骄傲和辉煌,正变得晦暗不明。当年叱咤风云的雨润,还会站起来吗?

  或许因为创始人祝义才被2015年居住后,至今仍无,雨润食品的业绩才继续“泥潭”。

  近日,其公布2016年年度业绩,业绩依旧亏损,亏损约23.42亿港元,但较上年度亏损29.76亿港元有所收窄。收益为167.02亿港元,按年下降17.2%;毛利7.08亿港元,增加10.3%;毛利率上升1.0个百分点至4.2%;每股亏损1.285港元。不派息。

  智通财经了解到,冷鲜肉和低温肉制品是雨润食品的主要产品。期内其主营业务产生亏损9.56亿港元,较去年减亏约30.1%。另外因计提约12.57亿港元(2015年:12.78亿港元)的非流动资产减值准备(包括物业、厂房及设备,预付租赁款项及商誉),及经营及其他一次性的亏损,因此雨润食品亏损23.42亿港元。而其2015年及2014年还分别盈利5694.10万港元及3943.40港元。

  2016年,集团屠宰量为约663万头,同比减少约29.7%,主要因为整体猪肉消费意欲下降,集团考虑到利润问题,在屠宰量上做了适当的,因此上游业务的整体销售收入同比减少18.7%至147.43亿港元。

  据悉,其冷鲜肉销售额为136.69亿港元,较去年减少15.3%,占抵销内部销售前集团总收益约81% ,占上游屠宰业务收益约93%;低温肉制品的收益为18.86亿港元,较去年减少15.5%,占抵销内部销售前集团收益约11%,占下游深加工肉制品业务收益约90%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雨润食品的其他收入从2015年净亏损1.8亿港元,到收入2574万港元。主要为出售一附属公司、预付租赁款项及物业、厂房及设备之收益,扣除待出售资产的减值亏损、诉讼亏损拨备等非经常性亏损所得的净收入。

  截至2016年12月31日,集团未的银行及其他贷款未67.83亿港元,较2015年底减少5.37亿港元。其中63.09亿港元的银行及其他贷款于一年内到期,但是雨润管理层预期到期时可以重新借贷。

  另外南京雨润去年未如期的本金额人民币5亿圆的短期融资券及人民币10亿的第二期中期票据,触发交叉违约条款,现已全数。

相关推荐